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小说 > 正文
田园小媳妇的金手指小说李蕴许轻远
2022-09-21 09:44:14

《》小说上线啦,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李蕴许轻远的小说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,值得一读。晚饭之后,几乎就没什么事可做了,外面的雪又下了起来,洋洋洒洒的,在屋里能听到雪飘的声音。他们家是茅草屋,纵然里面烧着火炉子,还是冷的很。

精彩试读:

李蕴伸手接过,轻声道,“你们吃饱了,在屋里走动会儿,锅碗我来刷。” 晚饭之后,几乎就没什么事可做了,外面的雪又下了起来,洋洋洒洒的,在屋里能听到雪飘的声音。他们家是茅草屋,纵然里面烧着火炉子,还是冷的很。 李蕴洗刷完进来,许轻远正在包扎胳膊上的伤口,李蕴一个箭步走了过去,扶着他的胳膊,关心的问,“还疼吗?家里可有药草?” “有止血用的药草,烫伤的没有。”许轻远低首拿着布缠住伤口,见李蕴眼眸一直盯着他的胳膊,担心之色显露于表,“不用担心我。” “怎么能不担心呢,你这浑身上下都是伤,如何教人不担心。”李蕴说着要帮他缠布包扎伤口,却见许轻远伸手阻止,刚巧抓着了她的手掌。 女儿家的手掌是软和的、带着点肉肉的感觉,李蕴的手掌正是如此,原主之前不爱干活,嫁给许轻远之后,倒是没做过什么事,养好了这一双手。 瞧他眼神灼热的看着自己,李蕴赶紧抽手出来,“那你自己缠吧,我去铺床,准备睡觉了。” 古代的晚上也就找点事了,除了吃饭外,就是外天干活,晚上上炕,怪不得古代人都生那么多孩子,那晚上没什么事可干,就只能在床上找乐子了。 李蕴铺床,两个孩子坐在凳子烤着火炉子,时而往李蕴这边看上一眼,小眼神眯着,应该是困了。 铺好床后李蕴招手让两个孩子到身边。 “赶紧脱了衣服睡觉了。” “娘亲,我要洗脚,脚凉。”小北抱着李蕴的大腿,娇娇的喊着。 “好,等会儿, 正好铁壶里有水给你们洗洗。小南也要一起洗哦。” 李蕴拿了一个半旧的脚盆,兑好水帮两个小娃娃洗了脚,这才用被子裹着他们放到床上被窝里。 看到坐在一侧的许轻远,李蕴道,“你也洗洗脚吧,今儿走一天脚肯定冻着了。”她说着把两个小孩子洗过的水倒掉,顺便帮许轻远弄了水来。 瞧他冷脸冷面的样子,李蕴蹲下身子,扶着他的腿,“我帮你?” “不用,我自己洗。”他是没习惯她突然这般关心他。 两个孩子躺在炕上一会儿就是睡着了,李蕴坐在许轻远身边,看着他脱掉鞋子以及长袜,这汉子朴实,鞋袜都破了,依旧穿着。 许轻远被李蕴看的浑身不自然,他知道自己穷,没钱买新的鞋袜,但一定会努力挣钱的,只是希望她不要再嫌弃他。 “抽空我帮你做几双鞋子,这袜子也要换新的,你且先洗着脚,我去找找你其他的袜子。” 许轻远看着她道,“在柜子下面。” 家里唯一的柜子自然是被李蕴霸占,而许轻远少的可怜的衣物都堆积在柜子下面,还是原主李蕴给随意塞的。 “以后都放在柜子里,反正衣服也不多。”李蕴感觉到了许轻远的尴尬,轻声说。其实她心中是有些心疼这个汉子的,明明长得人高马大,心思却很敏感。 找了一双破旧的长袜拿了出来,本想放在床尾等明日给他穿,却不料,许轻远直接套在了脚上。 “晚上睡觉还要穿袜子啊。”她好奇的问他。 “小床靠窗,晚上有些冷。” “还睡小床,我们是夫妻不应该睡在一起吗?”李蕴是担心许轻远在窗子边的小床上睡,容易吹风受冻着凉。 此刻话一说完,突然意识到什么,心中忽而又有些紧张忐忑,这个男人虽是她名义上的丈夫,人也还不错,但是他们相处时间甚短,万不敢和他做什么亲密无间的事。 但是许轻远一听,浓眉大眼立刻亮了,惊讶而欣喜的问:“你答应与我一起睡了?” 只是这话怎么听着好别扭的样子。 李蕴没说话,深知现在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,闷声端起脚盆把水倒了,摸着铁壶里还剩下一点的水,全倒盆里,自己坐在小凳子上,双脚互相搓着。 许轻远看着脚盆里白嫩嫩的脚丫子,随即蹲下身子,大手放在脚盆里帮她洗,粗大的手掌握着她白皙娇嫩的脚丫子。 “你、”李蕴惊讶的看着他。 许轻远没说话,帮她洗好,直接连人抱了起来放到床上,拿着自己的衣袍角边,给她擦了脚。 “睡觉吧。”他低哑着嗓音说,刚才她那双白皙娇嫩的小脚真真是勾引到他了。 “你睡在外面,正好保护我们,对了,房门关严实了吗,屋里有些漏风,不关严实晚上肯定冷,炉子里的木柴也要加足了。”她起身要下去,却被许轻远挡住,“你都收拾好了。” “看我这记性不太好使,刚做过的事转眼就忘记了。那、就赶紧睡觉吧。” 两个孩子躺在里面,李蕴倾身帮他们盖好被子,这才躺下,刚躺稳,一双男人的手臂扣住她的身子,紧紧的拉向他,感觉自己贴在一个坚硬如磐石如又火热如烙铁的男性身躯上, 她身子一紧,带着不自然。 “别怕,我不碰你。”许轻远轻声说,温热的气息吞吐在她脸颊上。 感觉有些凉的身子被他暖热了,他还真是个天然大暖炉,李蕴也没推开,轻声,“嗯”了下。 今日一天对李蕴来说活动量实在是太大,躺在床上立刻就睡着了,睡梦中的她,感觉身边一直藏着一个巨大的宝库,她一直追着宝物跑,奈何却一直找不到。其实她还没发觉,系统渐渐开始发生变化。 许轻远侧身瞧着她睡着的样子,看下了里面两个孩子,终是没敢乱动,这次她没排斥自己的靠近就是一个好的兆。 第二天,李蕴醒来时,身边两个小孩子已经睡醒,正睁着眼睛在床上躺着也不吭声。 “醒了啊你们俩。”李蕴刚睡醒,声音里沙沙的听着像是没睡醒的样子。 许轻远躺在外侧,先起身穿上衣服,李蕴看到他,昨夜应该是她睡的最暖和的一次了,多亏了身边的男人。 “远哥,你出去瞧瞧外面的雪,我们能去镇上走一趟吗,家里没米面了,我们可以忍,可孩子们不行,还有,再买点生活用品来。” 许轻远看着她点点头,但眼神中含着犹豫,之前家里的钱他是全部给原主李蕴的,只是不知道现在那些银钱还剩下多少。 李蕴没看出他的犹豫,帮两个孩子穿上衣服让他们下了床。 李蕴坐在床上,其实想想,古代也挺好的,除了吃不饱穿不暖,至少没现代那么大压力,也正是因为为最基层的温饱所奋斗,才没有时间去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
引流脚本 www.xuetaluo.com
相关新闻
易虎百姓网